欢迎访问阿达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小说 > 纯真年代 > 文章正文

林中小屋

时间: 2018-01-30 | 作者:宁紫树 | 来源: 阿达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一

  镇上的人都知道这样一个故事。

  很久以前,这里出现过一个巫婆。巫婆又老又丑,天一黑就出来吃小孩,后来有一个勇士把巫婆打死了,绿色的血像青虫的体液一样流成一条小河。

  孩子吓哭了,大人就拍着孩子的背,说:“莫哭,莫哭,森林里已经没有巫婆了,宝宝乖。”孩子就慢慢不哭了。

  雨小时候,没有人给他讲这个故事。

  雨很孤单,没有朋友。雨的爸爸是个酒鬼,没有小朋友愿意跟他一起玩儿。

  雨一直长到了小学四年级。

  这天放学,雨孤(Meiwen.com.cn)零零地坐在小河旁,看河水欢笑着跑向远方。

  雨喜欢这条河,因为,除了这条河,没有人愿意听他说话了。

  爸爸肯定又喝醉了。雨失落地想。

  二

  小镇最东边是学校,最西边是一片森林,传说中的巫婆就在那里出没。

  雨就是在镇子西边遇见了他一生中的第一个朋友,桐。

  桐是个漂亮的短发女孩,总是穿一条紫色短裙,脚上也不穿鞋。

  第一次见面时,雨问她:你从哪里来?

  从森林那边。桐嘻嘻一笑。

  雨大吃一惊,森林那边?那里可是禁止小孩子去的啊。

  我爸爸是伐木工人,我们在森林里有一个家,是一间小木屋。桐说。

  你真好看。雨说。

  桐有点脸红,马上转移话题说我们去游泳吧,现在这季节最适合游泳了。

  好啊。雨说。

  夏天热的要命,水里却很凉爽。两个孩子大笑着,努力往对方脸上泼水,努力不让自己被对方泼到。

  每天下午,雨都来森林边缘找桐玩,不知不觉一个暑假过去了。

  我要上学了,不能陪你玩了。暑假的最后一天,雨扫兴的对桐说。

  桐说,没关系,我也可以上学啊。

  雨说,那太好了。可是,你这么大应该上三年级了吧?

  桐耸耸肩膀,试试看嘛。

  没想到,三年级的试卷,桐都得了满分。校长虽然对这个女孩子的身份有所怀疑,但还是收下了这个“天才”,让她插班读四年级。

  就这样,雨和桐成了同班同学。桐从不听课,成绩却极好。班上的同学渐渐对她肃然起敬,雨问桐,桐却摇摇头,一脸茫然。

  我从来没有上过学。桐认真地回答说。

  每天放学,桐就不声不响地和雨一起走,大家以为她和雨住得不远,等到大家都走光了,桐才向雨挥挥手,说我回家啦。

  转眼又是暑假。雨又到小河边找桐玩。这天,雨问桐:可以带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吗?

  桐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。

  这是一片茂密的梧桐树林。桐说,爸爸给我起名叫桐,因为我是在秋天,森林里最后一片梧桐叶凋零的时候出生的。

  你爸爸长什么样呢?雨好奇地问。

  桐脸色一沉,我爸爸早就去世了。我五岁的时候。

  雨吓了一跳,连忙道歉。

  桐说,没什么可道歉的。声音冷冷的。

  两人都不再说话。

  终于,桐指着前方的一间木屋说,这就是我的家。

  新鲜的木头散发出原始的香气,里面的陈设也古色古香,有一张木板床,上面铺了一层稻草,一段圆木算是枕头;一张木桌,上面摆着木碗、木勺子;一边的壁橱上摆着许多精致的小玩意儿;旁边挂着桐的书包。书包是草绿色的,上面绣了一朵白色马蹄莲。那是校长给桐买的。

  桐说,我喜欢马蹄莲。

  雨说,是吗?我也喜欢。

  雨从壁橱上拿了一个雕像仔细赏玩,这个雕像只有半个拳头大,和其他物件一样是木头做的,做工精细,是一个表情慈祥的女人头。

  桐说,这是我的妈妈,她去世了。我五岁的时候。四年前,爸爸妈妈在的时候,我的家就是这样。还好,现在还是这样。桐欣慰地笑了。

  三

  班里有个叫梧的男孩,是镇上家境最好的,所以横行霸道,经常欺负同学。这天,他又拿了一把小刀在课桌上刻字。

  桐走进教室,看见梧正在用小刀在桌子上刻字,就说:“不要在桌子上刻字。”

  梧不理桐。继续刻字。

  桐一伸手,抢过了小刀。

  梧生气了:“给我!”

  桐并不躲开,在梧伸手抢过小刀的时候,桐借力将手腕伸向刀锋。

  桐的手腕上出现了一道斜斜的口子。血流了出来。

  血,血是绿色的。

  梧的脸变成白色,再变成青色,紫色,灰色。又变成白色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巫婆!”声音虽然不大,可是所有的同学都听见了。

  血,绿色的血顺着桐的手腕滴滴答答砸在地上。扑嗒,扑嗒。桐面无表情地看着梧。

  雨惊恐万分,“桐?”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沉默了几秒后,所有人惊声尖叫着向外跑。

  “巫婆!巫婆回来了!”哭声和喊声传到了别的教室,传遍了整座学校。接着,传遍了小镇。

  半小时后。

  人们高举着木棍、条凳以及一切可以随手操起来的东西。全镇人,除了年幼的孩子和走不动的老人,全部出动。

  “女巫在哪里?”为首的强壮汉子叫闵良,他问一边带路的梧。

  “就在那边!就在那边的河滩上!”

  “追!”闵良扛着一支火药枪,对身后的人群命令道。

  桐站在河滩边,看着已经不再流血的手腕傻笑。

  眼看着要到火药枪的射程了,桐忽然拔腿就跑,跑向小镇西边的森林。速度之快,就像一头敏捷的小鹿。闵良气得直拍大腿:“妈的!”

  令人生气的是,桐一直与众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却始终在闵良手中火药枪的射程之外。

  就这样,闵良一群人一直追到了森林的深处,前面可以清楚的看到桐居住的小木屋。

  桐停了下来。

  她看上去有十四五岁,比之前高了许多,短发变成了紫色,皮肤黝黑,只有紫色的双眼依然明亮。

  闵良大喜过望,立刻从肩上取下火药枪来。

  “不要!不要伤害她!”人群中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。闵良手微微一抖,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惊讶。

  雨觉得,自己挤出人群用了比一个世纪还长的时间。

  雨气喘吁吁的跑到桐面前,闵良不得不放下了火药枪。

  “告诉我,你到底是谁?”

  “请原谅我,雨,请原谅我骗了你。”

  “你是女巫?”

  “不。”

  四

  “我是桐,我是这片森林里的最后一片梧桐叶凋零的时候,出生的树精灵。紫色的长发一直垂到我的脚踝,我有细腻的皮肤,紫色的瞳孔,还有漂亮的身体。这些

#p#副标题#e#

  ,都是我美丽的见证。

  “就在我十一岁生日的那天,九月九日,平静快乐的生活被打破了。我的父母死了。这是十五岁的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的日子。一个男人,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杀死了我的父母,用一杆乌黑的火药枪。我的父母,他们做错了什么,要死得这样凄惨,这样冤屈!树精灵是没有攻击动物的魔力的,我和我的父母,我的朋友,他们全都热爱和平,心地善良。却一个个残忍地被射杀了。就在那一刻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告诉自己:我要复仇。我一定要复仇,我要用人类的鲜血来告慰九泉之下亲人的亡灵。

  “我走了很多地方,在我十四岁那年的冬天,我遇到了一个恶魔,只有他可以给我力量,让我杀死那些本就该死的这个小镇的所有人。我献出了美丽的长发,白皙的皮肤,献出了一个少女美好的一切。因为为了可以报仇,变成什么样我已经顾不得了。终于,我得到了能够毁灭生灵的可怕力量,我可以毫不费力地毁掉这个小镇,杀死所有的人。我需要等待的,只是一个机会。

  “就在那个下午,我看到了你,雨。你孤零零地坐在那条养育了我和我的父母的小河边,看起来很失落。但那时的我不会同情任何人,我用树精灵的法术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十岁女孩,装作热情的样子跟你打招呼,一边准备杀死你。我说过,那时的我还没有学会同情别人。你说你的母亲因为生你难产死了,爸爸是个酒鬼的时候,我真的开始可怜你了,就像可怜我自己一样,真的。你和十一岁时的我太相像了,连眼神都那么像。特别是后来,你对我那么好,我几乎要改变对人类的看法了,因为你是那么善良,那么宽容,什么人你都不记恨,包括梧,包括经常打你的你的爸爸。但我还是准备利用你,利用你对我的好,对我的信任。无论你对我有多么好,我也无法忘记过去,无法停止对人类的仇恨。我没有你那么高尚,我只知道有仇必报。

  “我说要陪你一起上学,我顺利地混进了你们中间,校长虽然对我多有怀疑,可苦于没有证据。因为树精灵天生就有极佳的学习和模仿能力,所以我毫不费力就可以学得很好。我骗取了同学的信任,因为我总是给他们讲题,又平易近人。小镇上的人渐渐开始喜欢我,接纳我。我得以实施下一步的复仇计划。

  “无非是让你们发现,我就是女巫。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就可以做到。我故意与梧发生争执,借他的小刀划破手腕,就这样,我流出了‘绿色’的血。

  “知道我为什么把全镇人都带到这里来吗?因为只有在森林里,树精灵才能借助树木的灵气,发挥自己最大的力量。我要让我的父母看到,就在这间我长大的房子前,我替他们报了仇了。现在,我终于可以引出地狱之火,毁灭这个小镇,毁灭小镇上所有的人了。我的爸爸妈妈……他们……他们一定会瞑目的。”桐流下了两行眼泪。

  雨呆呆的看着桐,看着桐的眼睛,“这不是真的,桐。”

  “是真的,雨。这次,我没有骗你。”桐擦干眼泪,“原谅我这么说,你是我的第一个人类朋友,也是我最好的朋友。原谅我,雨,我就要把你的小镇毁掉了,我就要把你的朋友,你的亲人杀死了。原谅我!”桐的眼泪又流下来。

  “不要!求你不要毁掉小镇!”雨流着泪,“我们一起去找,一起去找杀死你父母的凶手,我们一起去找……”

  “太迟了!”桐泪流满面。

  闵良早就填好了火药和铁砂。“乡亲们,”他大声说,“是这个男孩带来了女巫,为小镇带来了灾难,这个男孩是灾星,和这个巫婆一样!”

  “杀了他!”人群里,不知道是谁说。

  “杀了他们!”又不知道是谁。

  闵良毫不心软,扣动了扳机。

  “砰!”撕碎了空气的锦帛,像一群小精灵,张着尖锐的小牙齿。

  血染红了草地,像一朵美丽的玫瑰花。

  五

  接着,就是那个女巫发狂的声音:“不!为什么?!为什么?!”

  “砰!”老式火药枪每打一次就要重新灌火药和铁砂,不过,闵良又带了一把手枪。没想到是两个,闵良爱惜的摸着火药枪。虽然它很老了,可毕竟是爷爷留给自己的。所以,每次打猎,他都带着它。

  女巫的血和那个男孩,不,那个男巫的血流到了一起。

  奇怪的是,两个“人”的血都是红色的,鲜艳得像罂粟花。

  六

  其实,树精灵的血,本来就是红色的,不是么。

  七

  “好了,恐怖故事讲完了,你也该睡觉了吧。”闵良微笑着对儿子说。

  儿子不说话,原来已经睡着了。

  前两年,这小家伙还被吓哭过呢,现在这小子居然听睡了。像我。

  闵良的儿子现在还以为这只是两个故事。却不知道这是他老爸的英雄事迹。

  尾声

  那间小屋,不知道为什么(Meiwen.com.cn),人们没有捣毁它,现在还静静地站在那儿。像等着什么人来,要送什么人走。

文章标题: 林中小屋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adwzw.cc/article-59-9051-0.html
文章标签:林中小屋  林中小屋  宁紫树

[林中小屋] 相关文章推荐:

    Top